民营企业风控典型案例发布厅丨公司决议效力确


时间: 2019-10-07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公司活动日趋活跃,在公司生产经营过程中,股东之间发生的争议也随之增加。徐州两级法院受理的案件中,因股东之间发生争议导致股东将公司作为被告提起诉讼的,相当一部分集中在对公司决议的效力产生争议上。那么,对公司决议的诉讼,法院的审查范围是什么呢,是公司决议的合法性还是公司决议的合理性?

  基本案情汉达公司是一家2009年设立的民营企业,注册资本2000万元。汉达公司的章程规定:公司设经理,由执行董事决定聘任或解聘。杨文显是汉达公司的执行董事。2012年11月7日,高征与杨文显(此时杨文显为汉达公司控股股东)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 一、杨文显认可高征持有汉达公司10%股权(该股权现登记在杨文显名下),杨文显确保本协议签订后30日内将汉达公司10%股权变更登记至高征名下; 二、杨文显授权高征负责汉达公司全面工作并担任总经理职务,任职期限不低于二年(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计算聘期,聘期内不得无故解聘)。 2012年11月13日,高征取得汉达公司股东资格。 同日,杨文显以汉达公司执行董事名义聘任高征为公司总经理。 两年后,在公司经营期间,杨文显与高征因公司经营及利益分配产生纠纷。 2015年2月,杨文显以执行董事名义作出《汉达公司经理任职文件》,免去高征总经理职务。 高征诉至法院,请求确认汉达公司作出的免除其总经理职务的文件无效。法院裁判法院经审理认为,聘任和解聘总经理是公司董事会的法定职权。 汉达公司章程中执行董事对公司经理任免权力的规定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同时,汉达公司章程未对执行董事解聘公司经理的职权作出限制,也未规定执行董事解聘公司经理必须说明原因。 因此,汉达公司执行董事可以行使公司章程赋予的权力,作出解聘公司经理的决定。 法院遂驳回了高征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庭审中,高征主张解除其总经理职务系出于不当目的。 由于公司经营活动是一种复杂的商事活动,在很多情况下很难根据事后的认识对公司或其人员行为的合理性作出正确判断。 司法所要考量的因素主要是该公司决议的作出在形式上和内容上是否具有合法性,而非其在实体上是否具有合理性。 故,在具体案件中对于解聘经理是出于什么原因、基于何种理由,以及解聘的理由是否真实存在、是否合理,均属公司自治范畴,法院不应予以审查。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本案起因实质上是因公司股东之间利益分配产生的纠纷所致,对此,当事人权利的保护可通过寻求适格的诉讼主体和正确的诉讼途径解决。

  群悦公司股东为群澜公司及张驰,张驰持有群悦公司40%的股权。群澜公司股东为张驰及王希希(张驰现任妻子),持股比例分别为94%及6%,张驰为法定代表人。群悦公司章程规定:“股东会会议应对所议事项作决议,决议应由全体股东表决通过,股东会应当对所议事项的决定作出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股东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公司根据需要或涉及公司登记事项变更的可修改公司章程,修改后的公司章程不得与法律、法规相抵触,修改公司章程应由全体股东表决通过”。

  2013年2月,张驰因病去世。因继承纠纷,经法院判决,张驰在群悦公司40%的股权,其中20%归王希希所有,其余20%由王希希、张森(法定监护人王希希)、张浩、张达(均系张驰与前妻之子)、许梅(张驰母亲)平分。

  2014年11月7日,根据王希希的提议,群悦公司以邮政特快专递向股东张浩、张达、许梅分别发出《召开股东会议通知书》,并办理了邮寄送达公证。该通知书载明了股东会召开时间、地点、会议议题等。同月25日,李晓月作为群澜公司、王希希(同时作为张森的法定代理人)的委托代理人和张浩参加了股东会。会议表决结果为有表决权90%的股东通过将公司章程中有关股东会表决程序、表决方式修改为按公司法的规定,同意王希希担任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庄有康担任公司监事,会议记录及股东会决议上有李晓月签名。

  2016年8月,张浩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群悦公司2014年11月25日的股东会决议未经全体股东表决通过,违反公司章程规定,要求撤销该股东会决议,后变更诉讼请求为要求确认群悦公司2014年11月25日的股东会决议不成立。

  法院经审理认为,《公司法》对公司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只是规定了表决权的下限,只要在下限以上都是公司意思自治的合法范围。群悦公司章程规定全体股东一致同意是在合法范围之内的,不违反公司法强制性规定,并且符合公司章程意思自治的立法本意,应为合法有效。群悦公司于2014年11月25日召开股东会,并形成股东会决议,决议主要内容为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修改公司章程等。按照群悦公司章程的规定,该决议应经公司全体股东表决通过,但该决议表决结果为90%表决权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五条规定,笢弊腔楷桯岆岍賜腔儂郣ㄗ鏍夤萸ㄘ 2019-09-21,“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决议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四)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的;”,因此,涉案股东会决议不成立。

  法官说法契约性是公司章程的根本属性,公司章程是公司及有关人员的行为规范,对公司股东具有约束力。 为避免公司治理过程中产生分歧,公司章程对股东会决议的表决形式系多数决还是一致决,需在公司章程中明确规定,一经约定,均应严格执行。

  周天硕、余乐是立达公司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52%、48%。2016年4月19日、4月21日,周天硕通过邮政EMS、手机短信、微信方式向余乐送达公司会议通知,内容为立达公司将于2016年5月8日召开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决议和第一次董事会会议通知。2016年5月8日,立达公司召开了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和立达公司2016年第一次董事会临时会议,并通过了《立达公司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决议》、《立达公司2016年第一次董事会会议临时决议》。两份决议对该公司人事安排进行了调整,免去余乐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职务,重新任命庄平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余乐曾于2017年2月22日提起决议无效诉讼,后撤诉。本案中,余乐再次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确认立达公司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决议无效、立达公司2016年第一次董事会会议临时决议无效。

  法院经审理认为,余乐主张的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属确认之诉,股东会、董事会决议从性质上分析,是公司的意思表示。关于2016年5月8日《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是否有效的问题, 根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定公司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是否无效在于该决议内容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本案中,立达公司于2016年5月8日作出的2016年第一次股东会决议和2016年第一次董事会决议的内容没有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余乐主张立达公司2016年第一次股东会决议和2016年第一次董事会决议无效的诉讼请求,难以支持。法院遂驳回了余乐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除非公司股东会、董事会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否则股东会、董事会决议一经作出即生效。 即使认为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亦必须在决议作出之日起60日内行使其撤销权。

  汉显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22日,系自然人张琛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琛,张琛认缴出资额500万元,实缴出资额500万元。

  2013年10月17日,汉显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张琛出具关于转让个人股份相关事宜的说明一份,内容为:“本人因不能按时偿还他人借予的资金,决定将个人在汉显公司注册资本的40%即200万元股份作价300万元转让给李振伟。自本人收到李振伟购买股份款之日起,李振伟即享有汉显公司40%的股份,工商登记变更一并办理完毕。”后张琛与李振伟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同日,汉显公司召开股东会,就公司类型及股东名称作出相应变更,工商局发出公司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

  李振伟主张其派人实际到汉显公司参与管理约半年时间,后赵艳(张琛的妻子)不让其参与公司经营管理。

  2014年6月3日,汉显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载明会议通知时间为2014年5月15日,2名股东全到,召集人张琛,决议内容为:“1、免去张琛执行董事职务,选举赵艳任公司执行董事。2、免去赵艳公司监事职务,选举张琛任公司监事。3、同意公司注册资本由500万元增加到1000万元,新增加的500万元全部由股东张琛以货币方式出资。持赞同意见的股东人数2人,占全部股权的比例为100%。丰盛集团遭遇债务危机 “同胞公2019-09-19。”该决议下方全体股东处有张琛、李振伟签字。

  同日,汉显公司章程修正案载明公司注册资本修订后为1000万元以及修订后的股东及出资情况。赵艳作为法定代表人在章程修正案中签字。同日,工商局发出公司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

  李振伟诉至法院,请求判令2014年6月3日汉显公司股东会决议无效,并将汉显公司工商登记恢复到原始状态。

  庭审中,李振伟主张从未参加过该次股东会,会议决议中“李振伟”三字并非其本人所签,对此张琛、曾道人,汉显公司、赵艳均予以认可。

  法院经审理认为,汉显公司章程第十一条规定:“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第十三条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汉显公司虽然于2014年6月3日作出了股东会决议,并依据该决议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等事项进行了工商登记变更,但李振伟作为该公司股东,并未接到通知要求参加股东会,且会议决议中“李振伟”三字并非李振伟本人所签,公司通过伪造股东签字而作出的股东会决议,侵犯了股东依照真实意思表示发表意见的权利和股东权益,该股东会决议应属无效。

  当前,由于公司治理不规范、股东法律意识淡薄,尤其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在实际控制公司后,与小股东意见不一致,就有可能通过伪造股东签名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该行为严重动摇了公司治理的基石,破坏了公司正常的运行秩序。实践中,公司应严格遵守《公司法》的规定,确保每位股东享有均等参会与表决的机会,切实注重保护公司小股东的合法利益,切实提高防范风险和规范治理的能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新跑狗报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护民图库| 香港九龙图库正版| 铁算盘| 跑狗论坛| 天下彩合全年资料大全| 香港跑狗报高清图| 香港六和开奖| 富家藏宝主论坛| 4749正版铁算盘| 48123香港黄大仙报| www.983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