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源“反杀案”涉案女大学生不被查究刑责!正


时间: 2019-02-27

而根据警方考核的结果,事发当晚,王某手持甩棍水果刀翻墙进入王新元家,与一家人发生肢体摩擦,抵触期间,王某运用甩棍、生果刀致晓菲腹部、赵印芝手部、王新元胸腹部、腿部及双臂受伤。晓菲应用家中菜刀的背部击打王某背部,王新元使用木棍、铁锹击打王某,并使用菜刀劈砍王某头颈部,王某倒地后,赵印芝使用菜刀劈砍王某头颈部,王某颈部受伤严格死亡。经鉴定,王某合乎颅脑伤害后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晓菲以为事件就此告一段落,却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开具的一份受案回执,是晓菲遭受王某猥亵之后去报案的凭证。

一家人从派出所回家后不久,王某再次闯入他家。根据报警案件登记表记录的内容,当时“王某持刀到王新元家恳求与其女儿会见,双方发生口角纠纷”。

根据报警记载记载,“2018年7月11日23点06分,报案人赵印芝打电话称 ‘ 王某来到我家,对我一家进行殴打 ’。”

而对于发生在河北涞源的这起案件,有专家认为,应当把2018年7月11日事发过程分成两个阶段来分析。

而根据警方对这份检察倡导的回复来看,涞源县公安局认为不宜采取这一看法,理由之一是“受害人王某倒地后赵印芝在未确认王某是否去世亡的情况下,持菜刀连续数刀砍王某颈部,主观上对自己伤害别人身体的行为持放任态度,存在侵害的故意,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

如何判断“正当防卫” 专家详细解读

2018年4月29日,也就是表白遭拒后的第二天,当天晚上在打工的餐厅附近,王某制止晓菲回到住处,并且拿走了她随身携带的手机跟钱包。晓菲回忆,当晚王某的状态非常猖獗,再次受到晓菲拒空前,他恼羞成怒,在清晨一点多将晓菲带到了一个地处偏僻的停车场,对她履行了猥亵举动。直到凌晨四点,母亲和共事才找到了她。

专家指出,这一起案件还有一个显明的特点,那就是案件发生的地点是在当事人的家里。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本身就已经构成了犯罪。

当一家人返回家里后,王某又来滋事。依据警方的报警记载,“王某到王新元家称本人若见不到王新元女儿,就在王新元家服毒自残,王新元报警后,王某逃离。”据王鹏回想,王某逃离现场后,还给王新元打了一个恐吓电话。

最近,一起产生在河北省涞源县的“反杀案”,引发人们的探讨。2018年7月11日,有人深夜翻墙闯进村民王新元家,在双方抵触进程中,闯入者逝世亡,王新元和他的妻子赵印芝以涉嫌成心杀人罪被警方拘捕。

当事女生澄清:并无经济纠纷及情感许诺

晓菲:听到狗叫,我父亲就惊醒了,而后拉开窗帘往外看,就看到他翻墙进到我们家来了,当时我父亲就特别着急,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就冲出去,还跟我说让我打电话报警。

持刀夜闯女生家 遭反杀死亡

赵印芝:三次了,一忍再忍。王新元:三次,四次也够了。赵印芝:第一次在北京。王新元:第二次就是上家来。民警:这次咋找着你的小姑娘?赵印芝:他在学校的门口、上课的门口堵着。民警:为啥啊?处对象有同意有不同意的。王新元:不是那么回事,这小子跟疯子一样。民警:这你得上学啊,不能光在家里待着。赵印芝:怕被抢了去了。民警:抢什么抢,不存在有抢的问题,到时候你给110打电话。

女大学生打工结识男服务员,谢绝其追求

最新进展

警方赶到时,王某已经跑到了四处的山上。当晚,惊魂未定的一家人不敢再待在家里,住到了涞源县城的一家宾馆。

2018年7月12日,涞源县公安局对此案破案侦查,王新元、赵印芝和晓菲被刑事拘留收禁。2018年8月18日,王新元、赵印芝被涞源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王新元跟赵印芝夫妻俩有一儿一女,儿子王鹏今年27岁,已经成家,平常不住在家里,女儿晓菲今年22岁,正在上大学。

深夜闯入的不请自来究竟是谁?又为什么与一家人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抵牾?王新元一家的行动算“正当防守”吗?

在这一阶段,赵印芝曾经有一个用菜刀连续劈砍王某颈部的行为,这也是案件引起普遍争议的一个焦点。如果说正当防卫针对的应当是“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那么王某倒地后能不能说明不法侵害已经停止?赵印芝这一行为是否超越了防卫的必要限度?对这一点,办案的公检两方也浮现了不同的见解。

晓菲回忆,报警后她来到院中,王某破即将打击目标对准了她,父母让她回到屋里躲避,而等她再次出来的时候,王某已经倒在了地上,因此究竟是谁,是哪一个动作对王某造成致命打击,她也说不清楚。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自己或者别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余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用的禁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义务。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侵害的,应该负刑事责任,然而应当减轻或者罢黜处罚。

行为猖狂,曾对女生实行猥亵

当事女生休学 其父母仍在关押

案件在法律层面所引发的各种争议,还需要司法机关给出答案定纷止争。而对于案件的双方来说,一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另一方王新元和赵印芝目前关押在照管所,取保候审的晓菲已经休学,她常常自责,认为所有因她而起,但对于“是不是有更好的措施来解决曾面临的矛盾,从而避免悲剧的发生?”这个问题,却无奈给出谜底。

接到电话后,家人即时把晓菲带回家里,第二天一早,也就是2018年5月17日,一家人再次来到乌龙沟派出所报警,晓菲的家人还录下了报警时与民警的对话。

司法实际中,通常将这一条款划定的情形称为“合法防卫”、“防卫过当”和“特殊防守”。

检方提议解除羁押 警方不采用

男子寻求遭拒后 持续骚扰侵犯

对晓菲来说,家就是她的安全区域,是可能避风躲雨的港湾,然而王某却轻易地超出了这条保险线,三番五次闯入到了晓菲的家里和她就读的学校。

这一案件经过媒体传播引发广泛关注,探讨的内容也从具体的案件延展到相关的法律问题,比喻什么是“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如何来断定“防卫超出了必要的限度”等。

不堪骚扰,女生一家多次报警

那么王某为什么要用这种极其偏执,甚至是涉嫌遵法犯罪的形式来追求晓菲?难道是两人曾经有过经济上的纠纷,或者是有过感情上的承诺吗?

2月24日,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公安局做出决定:不查究小菲(化名)刑责,解除“取保候审”逼迫措施。这起河北反杀案辩护人律师殷清利表示,这象征着小菲无罪。

据王新元的儿子王鹏介绍,最近多少年,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并不顺利,先是父亲在干农活时从树上跌落摔伤,腿上留下了残疾,未几之后,他又遭遇了车祸,从此无奈再干重体力活。为补贴家用,母亲赵印芝到北京打工。2018年2月,晓菲放寒假后来到母亲打工的餐馆做服务员,由此意识了王某。王某也在这家餐厅做服务员。2018年4月28日,晓菲到北京找母亲,就在那一天,王某向晓菲表白并受到了拒绝。

晓菲:他父亲说我骗了他家孩子钱,他孩子来到我们家要钱,咱们家不给,所以他才始终来纠缠的,这个话基础就是血口喷人,无中生有。

那么赵印芝的行为毕竟有不超出防卫的必要限度,应当如何来考量?专家认为,对防卫是否超越限度,以及如何断定侵害是否停止,要从人们的日常生涯教训出发,并且要根据当事人当时所处的状况来进行剖析断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讨所研究员 熊秋红:第一个阶段,这个损害人就是深夜翻墙,而且持有凶器就进入到了防卫人的家里,他已经直接地造成了这一家三口受伤了,这一家三口他们的性命保险已经受到了这种暴力的犯法的侵害,所以这种情况下,这一家三口无疑他具备正当防卫的这种权力。

王某三番五次到晓菲家里滋事,对一家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晓菲在家的时候不敢睡在自己的卧室,每晚都要换到杂物间、储藏室等不同的屋子。王鹏跟友人借了两条狗,家里还安装了监控和报警装置防备王某的突然侵袭。晓菲的学校设计了一个专门针对王某的应急预案。

晓菲:他前后去过我学校两次,第一次去的时候,就在学校里面乱晃荡,刚好就碰到我了,我当时也是自己一个人面对他,一看到他就觉得很害怕,我当时给我父母、给我友人联系,让他们过来救我。

晓菲:我的手和胳膊被他操纵了一晚上,全体手和胳膊上面都肿起来了,还有瘀青,浑身都是土。我母亲可能就是猜到了,我就跟我妈说,什么都别说,你赶紧送我回家吧,因为家是我的平安区嘛。

中国社会迷信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熊秋红:从日常生活教训动身,那我们是不是还会担心,这个侵害人他诚然倒地了,他会不会再次起身,或者是说他再利用其它的工具来持续进行侵害的行为。

中国政法大学教养 阮齐林:家能够说是一个人退无可退的地方,因此咱们一定要认可,作为一个住宅它对人的袒护作用。庇护作用象征着什么?这是一道防线,是不允许攻破的,冲破了就认为这个侵害是升级的,是攻破了我们一个人与人之间重要的秩序和禁忌,什么禁忌?未经容许,不允许闯入他人的住宅。

在王新元、赵印芝被羁押期间,涞源县检察院曾向涞源县公安局发出一份变更强制措施的倡议书,检察院经审理认为,不须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赵印芝,理由是其行为领有正当防卫性质,变革强迫办法不至发生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因而提议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赵印芝变更强制措施。

根据《中华公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的规定:

2018年7月11日晚高下着小雨,王鹏没在家,王新元、赵印芝和晓菲早早地就睡下了。十一点多,家中的狗忽然叫了起来。

王鹏:他说再次来的时候,就是你一家全死的时候。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余重大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用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伤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任务。

来源:中国普法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新跑狗报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